思想的阁楼

只要有wifi,哪里都是家。

哇!终于把这个小说app开发出来了,累死本程序猿了!

七彩杜蕾斯:

开发了半年,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,从无到现在的安卓端、IOS端、微信小程序、公众号、wap端,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老板来合作下,什么问题都让我来解决,只需要负责运营就可以了,小说内容,ui定制都可以解决,欢迎来聊

pikali

海霧:

在教化场里,雷米先生为我们介绍了斯金纳之箱,这是理工科的我绝对不会触及的心理学范畴,就在我还以为城市之光只是一个讲述网络暴力的时候,我看见了那些投票的人们,突然就想起来,周老师说我很好奇那十年为什么会有全民性的人性沦陷,那么现在呢,不也是么,沦落到一起杀死一个人,有种杀死知更鸟的感觉,也有PSYCHO—PaSS的感觉。那城市的光就是西比拉系统,而这一切都被小心翼翼的维持着,一旦西比拉出现了裂缝人们的邪恶就显现了出来。虽然我们吐槽百脑汇是多么多么恶心的存在,但人类本身就不是那么干净,一群人杀死一个人,或许反而西比拉在这是体现出了他们的先进性和前瞻力。真正的民主难以实现,因为人与人...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luzles:

一个短篇,六到七万字,可以一口气看完的,穿进恐怖游戏的故事。

君已知(林涛X秦明/林秦)

于田大叔:

#《法医秦明》电视剧同人文

#日常清水系列

#谢谢!

^____________^


不得了了。


林涛被人盯上了。


对手可以说及其凶猛。下班不让走,上班家门口堵。平时出去查案子,也是躲在不远处静静看着。简直可以说,阴魂不散。


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下,林涛多次想过要报警。可是他翻过来想了想,不对啊,他自己就是警察,还是刑警,报警是不是太影响画风。如果对方是个持枪歹徒,他倒是可以合理请求支援。关键问题是,对方,是个姑娘。


这个诡异的故事,还要从一个月以前林涛它们破了的一个案子说起。


那是一起凶杀案。死者是一个大三...

【林秦ABO】MARK ME「6」

卅川:

*前篇:01 02 03 04 05

*所有世界观和警告已经在01篇头标注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林涛急匆匆地穿梭在走廊里,一进警局就往电梯走去。


才开始上升的电梯让他立刻放弃了乘坐电梯的想法,林涛一刻都不想耽搁,他转身奔向楼梯,却在接近那里的时候,听到了来自另一个人的脚步声。


是秦明。


对方看上去同自己这样焦急,像是刚上去一趟又立刻小跑着下楼来地喘息。林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看见秦明的瞬间,心里百感交集的情绪交汇在一起,最后那些感觉变成了鼻尖里的一抹酸味窜上眼底,让他眼眶...

心存希望

2859539149:

心存希望,幸福就会降临你;心存梦想,机遇就会笼罩你;心存坚持,快乐就会常伴你;心存真诚,平安就会跟随你;心存善念,阳光就会照耀你;心存美好,温暖就会围绕你;心存感恩,贵人就会青睐你;心存朋友,我的问候早早陪伴你,祝每天好心情。早安。

箱匣之中(8)

陆婪:

在三十九度的高烧中,我做了一个梦。 

雪村、小猫和我一起在池塘边漫步。天空既蔚蓝又辽阔,森林里的树木彷佛要压倒矮小的我们般的耸立著。我们全身沐浴在阳光下,在砖路上投下三道浓浓的影子。池面宛如镜子般澄澈,水面下隐约浮现著另一个精密复制的世界。身体感觉好轻盈,每走一步路都彷佛要飞上天。”

 
 

李竞迷迷糊糊地呼吸着,脑袋里浮现出了各种奇怪的文字和画面,上一秒以为自己躺在草地上看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,下一秒书就变成了千斤重的石碑,朝自己重重地压下来。上面写着几个可怕的字,他想要看清却在一瞬间被压入地下。

草地变成了熔浆地狱,包裹着他...

【未定名的睡美人与女巫的故事】Part 1 苏醒

寒夜:

     Part 1 苏醒


    公主从沉睡之中苏醒。

    空气重新涌入她干瘪的肺,满载着灰尘与霉败的味道。她挣扎着爬起来,宽大的四柱床上,曾经精致鲜艳的丝绸织品已经腐坏成泥,只剩下蛛网般丝丝缕缕的脉络。她的喉咙干涩,蜘蛛在她的长发间结了网,灰尘落满她的睫毛。

    她扶着腐朽的床柱,弯腰作呕,吐出一滩苦涩冒烟的黑色粘液。

    是诅咒,她想,诅咒...

【霆峰】虚拟情人

似是故人来:

番外,所有事情都交代完了,没有漏的吧?将就看看,lo主文笔和逻辑性灰常的差(ಥ_ಥ)


【番外】

   下雨的巴黎带着迷人的清新蛊惑着来来往往的游客,李易峰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,闲散地看着雨滴从玻璃上蜿蜒而下。

   “Lee,你会这里呆一辈子吗?”他对面坐着的女人搅了搅杯子里咖啡,撑着下巴一脸的百无聊赖。

   “不会。”李易峰轻轻将杯子搁到杯托上,脸上带了些许的笑意,“我会离开,去实现我的承诺。”...


于心有愧(十四)

痞子黯。:

只是一个纯洁无暇的擦边球而已



司老板站在灯下淘米,开火,动作流利的把锅架在灶台上,等米初熟的香味从锅盖上的小孔里溢出来,他把切成碎末的青菜、肉和皮蛋丢进去,捏了一小撮盐,调成小火慢慢煮。


——他光着膀子的背影奇妙的融合了地痞流氓的气质和居家妇男的情怀,看上去十分大鸟依人。


他恍然意识到这或许曾出现在所有人爱情中的桥段他是第一次经历,为生病的伴侣煮一碗粥,照顾他陪伴他直到他好起来,这几乎是平凡到让人注意不到的事。


可是他们在一起分分合合了十年,他没做过的事儿不计其数,唯独在过往里追忆那些细节才让他后知后觉,揪心不...

【霆峰多CP】Game W.M. ( Theme 4)

瓶子:

Theme 4


再次回到现实时,他已没法平静的对待身边的这个人。他把游戏中“何慕”的一切讲给他听,而他一脸冰冷的否认。

“看来,你还挺想我的。”有点讽刺的口气。

“真的不是你?”William十分怀疑。

Ray用手指戳了戳自己胸前的工牌“职责所在,怎么陪你玩?”

是啊,Ray是分析师,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进入游戏?

一个分析师,要在测试者进入游戏后,分析所有实时反馈的精神数据及生命体征数据,并根据数据做出分析与判断。如果发生会危及到测试者在现实的情况,需要紧急联系相关部门的人员,想办法迫使测试者从游戏中抽离。

“再说了,每次进游戏都是随机的,我就这...

【霆峰多CP】Game W.M. ( Theme 2)

瓶子:

本来很正直的霆皓Game1,被我一个偶然的想法推翻了。删了原来码好的,然后Game会按照新的思路进行下去。

这一更是比较的那个啥,不喜轻喷。以后这类的字估计不会太多,因为瓶子不想过劳死(笑cry)。

关于Game,因为要玩家在游戏里挂了,才能回到现实。所以要继续游戏,我们的测试者W先生就要在游戏中以各种角色不停的挂掉。如果不能接受这样的设定,麻烦……呃……你懂的。

当然,这样的设定并不代表着BE,因为他是个tester,tester自己的生活幸福与否,与游戏的结局不一定有关系,是吧~ 所以,还是可以抱着希望的~

色气,重口,相爱相杀什么的,就当圣诞福利...

【霆峰多CP】Game W.M. ( Theme 1)

瓶子:

Theme1


“谁TM开发的这游戏,太变态了!”William摘下传感器,开始咆哮。

安静的测试中心里,目光全都向他投了过来。

“这次——又是怎么死的?”一旁Ray分析着全息屏显示的数据,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
William恨透了每次脱离游戏后,第一眼都看到的这张脸。面若桃花,精致五官,却永是那么一幅事不关已的表情。每次提问,都只与工作相关。一字一句,都是那么冷冰冰的。可无奈封闭测试这段期间,只能是他陪着他。

“唉……”William叹口气,“应该,是被敌军的坦克炸死的。”

“英雄的感觉如何?”

“英个屁!摆明了是送去做炮灰的角色!”...

朝生暮死

瓶装牛奶:

我试着扯它下来,它的爪子却死抓着我裙子的一角不放。
它看上去很坚决而我也有点心软了。
好吧,你可以呆在我的书包带上,但不许被人发现。听到了吗?
我警告它,它则很幸福地点头。刺溜飞到了我的书包上。

事情的开端有些奇怪。
我正在一家店试裙子。试衣间上方有个风扇悠悠转着。和室外焦热的天气真是相得映彰。我在刚刚把裙子挂上去时注意到了它。
它附在衣钩上,用很多只眼睛正看着我。
“话说小猫头鹰,你有必要穿得这么光鲜亮丽地出门吗?”
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灰扑扑的一身再看看那条浅绿色的连衣裙,决定用沉默来回击它的嗤笑。
但过了会,我还是忍不住和它搭话了。因为看到它开始在我挑中的裙子上溜滑梯,任何猫头鹰看到自己的...

下一站在哪(6)

相思已成灰:

保姆车缓缓启动,开上街道。坐在车里的男人闭着眼睛在假寐,带着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。大伦只好伸出手摸摸男人的额头,通过手传来的温度,泄露了额头主人的身体状况。大伦无奈的趴在司机耳边讲了几句。车子换了个方向,放慢了速度继续开着。大概因为体力透支加上早先药物的作用,男人好像真的睡着了,大伦想着下次应该在车上准备个小毯子。

大城市的通病就是永远都堵车,还好不是在赶时间。最终保姆车停留在某医院的门口,大伦叫醒男人。大概是没太清醒的原因,男人红着眼,无辜的看着大伦,一脸搞不清状 况的模样。

“到医院了,还是看看医生吧。你这么烧下去不是办法的。要是旧症犯了,难受的还是你自己。”...

© 思想的阁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