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的阁楼

只要有wifi,哪里都是家。

你这愚蠢的土拨鼠:

为了让各位姑娘和岳岳一样成为最酷的崽!!!





于是我花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!!!





找了好多好多好多的图!!!





把岳岳身上的纹身扒下来了!!!





打算做一批纹身贴!!!






我是真的希望所有姑娘都能拥有!!!






以后我们就是大岳哥的小弟!!!





所以如果有想要的xjm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





如果有要看图,问问题等之类的所有事情可以加我vx:sxy1849500535





最后希望我们都是咻辉最坚强的护盾!!!














抱歉占tag了!!


听说你要娶老子?!

rabbit月:

设定
abo,后期可能有生子

主cp:卜凡(A):黑社会暴发户顾家会做饭疼老婆流氓攻
 岳明辉(O):海归精英表面高冷其实磨叽受
副cp:木子洋(A):卜凡兄弟,表面上是高冷大模正经人,实则弟控,后期妻控的二把手,负责帮卜凡洗白。
 灵超(O):岳明辉捡回来的孩子,对外宣称是养子。

不定时更新哦!
敬请期待!

【卜岳】恶犬(下)

出钱1丁点:

 勿上升


【卜岳】恶犬(下)


卜凡梦见过岳明辉,梦里总有那一片飒飒的竹林与温柔的明月。

他看见岳明辉坐在轩窗正前的黄梨木长案上,半长不短的头发支棱着。他脖颈到肩胛骨的一线很瘦,衣服还是松松垮垮,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丈量。脚踝也露着,细瘦伶仃的一截,在卜凡的眼前晃啊晃。

他的虎牙也在卜凡面前晃啊晃,很没有眼色地问他:

“小凡?小凡?怎么了啊?”

他的话音如同月亮倒影在水中,微风一过,又柔柔地碎成粼粼的波光。最后那竹影、窸窣的风与烛火化进这轮月亮里,月亮则溶化在一池春水里。

十五六岁的卜凡很想吻一吻他。...

【卜岳】春风沉醉的夜晚

緑:

艺校生x大学生AU
有剧情的走心黄文

严格来讲他跟岳明辉其实并没有处对象处很久。

他俩是怎么认识的,卜凡自己也忘了。似乎是美院的毕设开放展览,以长得凶闻名学生会的他被学姐叫去坐在展厅里当门神,以防积聚学长学姐半年心血的展品被游客恶意破坏。展厅布置得非常后现代,白墙白地板,学姐给他搬了个黑凳子,端端正正放在展厅中央,展览当天卜凡穿了一身黑,带着个压得低低的鸭舌帽,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玩手机,当代艺术光怪陆离,所有游客都以为他是一个展品。
卜凡玩手机玩烦了就坐在凳子上看人,展馆里空空荡荡,远处一幅巨大的冷抽象前面孤零零站着个人。红色蓝色的冰冷色块下面白金色的头发被灯光映出温柔的暖色,他穿件蓬...

【卜岳】你离开的那几年

之子于舟:

“直到某年某日我安息于葬礼,仍希望你一家到齐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卜凡永远记得那天,不是清明,却下起了雨。
淅淅沥沥的雨起了雾气,春天刚到,万物复苏,雨落在迎春花上,花瓣娇艳欲滴,卜凡撑了一把黑伞站在雨里,等到寒气穿透他的大衣,打湿他的头发,他才收了伞走进门。
屋子里坐了很多人,李英超缩在李振洋怀里已经哭得睡着了,李振洋看见他走进来,问了一句,“你怎么才来。”
卜凡没说话,自顾自走到那张黑白照片面前,看着照片中的人,一言不发。他还是微笑着,在卜凡的印象里,他的队长好像从来没生过气,就连一句重话也从来没说过,即使洋哥假装凶他...

Asassn-15lh:

今日我们不谈论灵魂


也不闲聊瞬时之事



我见过涌流中冻结的浪


风暴骤停


月球沙砾



孤独从不因地理或时间改变


潮湿狂欢总伴随消散的泛音


表达是奢侈梦境


又有谁能抗拒光与影



饿极便将烟丝咽下


不说需要


我去往西偏北的方向



痛苦犹如异乡雨*


我永远爱你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我认输 ...

【卜岳】【ABO】红线 18

PiaJiZhu:

       破冰以后,卜凡以为又能腻歪到一起,那天长久的一个拥抱勾起了他心里初恋热切又甜蜜的心,他想到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拥抱,又想到曾经岳明辉和他那个害羞又溢满喜爱的对视,恨不得立马告辞然后牵手26岁的岳明辉回北服谈恋爱,或者逃出去看一场电影,不要周围其他人,只有他们两个。这种幼稚的想法他可不敢透露出来,木子洋听了能把自己笑晕。


       好歹也是久别重逢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,他美滋滋的在心里把能腻歪的方式都想了一...

汤无衣Hal-:

卜岳| 酒吧猎艳

我别的不说了 你们品品!

whatever:

咋这么甜啊 卜凡凡还给他哥哥吹吹再喂呜呜呜

【卜岳】层楼(虐)6000+

之子于舟:


层楼终究误少年,自由早晚乱余生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“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你听过没有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”



卜凡不知道岳明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

只记得那天是他们三周年演唱会,四个人在台上唱了最后一首歌,台下数以万计的粉丝尖叫呼喊都只为了他们,他们挥着手向粉丝道别,弟弟靠着李振洋,岳明辉靠着自己,这样的场面他们出道以后见了太多次,今天这次却最感人。


纵使是卜凡铁汉柔情,也忍不住掉下几滴泪,...

沉疴

在下陆拾叁:


【一】

小于来电话的时候岳明辉正在和人打篮球,原本胶着的对峙被一名从场外急匆匆跑过来的工作人员撞破,防守的人一个走神,他趁机上前,抬手起跳,一个漂亮的三分球。

嘴角一丝骄矜的笑在看到工作人员递给他的手机时险些挂不住,自家经纪人的大名在屏幕上来回闪动着,岳明辉挠了挠头,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。

同工作人员道了声谢,又和场上的队友们抱歉地摆摆手,他一边滑动接听一边往外走。

果然,电话一接通,那边传来气急败坏地吼声,“岳明辉你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

岳明辉心一沉,嘴上却故作轻松地问道,“what's wrong baby?”

“baby你个大头鬼,”小于在话筒那头骂道,又出声讥...

© 思想的阁楼 | Powered by LOFTER